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九十七章 回首百年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程羲和走出都察院监狱大门,眼睛下意识地眯缝起来,初春的阳光虽然并不强烈,但对他这个久处阴暗环境的人来说还是太过明亮了,他的鼻翼不由自主地舒张起来,贪婪呼吸着空气,尽管他之前在锦衣卫时也常经历着牢房中浑浊潮湿令人作呕的气息和环境,但作为办案者和狱中人,那种心态是完全不一样的,现在他呼吸的是自由的空气,那样清新,那么美好。

    尽管杜玉清派秋实告知他们找到了切实的洗清他们冤情的证据,但都察院审理的还是持续了两个多月才将程炫君父子释放出来。这让程炫君的脾气变得暴躁起来,对审理的官员和狱卒也骂骂咧咧的,没有个好脸色。也许知道程炫君平反有望,这些人竟然都忍了,还有人做出一副深明大义的样子偷偷摸摸地告诉他们案情的最新进展情况,原来都察院和兵部派人去西北押解郑挺回京接受调查,郑挺却早一天自刎而亡了,临死前留书一封,自言自己罪孽深重,养子不教,犯下逆天大罪,他愿意以死谢罪,希望放过他的家人,他们什么都不知道。这个消息让程炫君暴跳如雷,他心心念念的就是出狱后要用雷霆手段报复郑挺,这下他的希望落空了。

    程炫君理解郑挺的自杀很大原因就是怕父亲的报复,他的案情固然有养子不教及失察之过但罪不至死,顶多是撸了官职发配边地,运作好了甚至只会让他解甲归田告老还乡。但比较起朝廷的处罚,他更顾忌的是程炫君的报复,以郑挺对程炫君的了解,他出狱后一定会用残忍的手段报复自己,让自己生不如死,还会让他的家人全部一起殉葬。所以郑挺索性把事情彻底交代清楚,洗清程炫君的冤情并以死谢罪,希望程炫君因此止步,保留他的家人安全。

    不论怎样,整件事情已经完整地连接起来,真相大白了,程炫君的谋反完全是子虚乌有,后面的事虽然要走程序消耗时间,事情却简单明了。

    这件事让许多官员因而同情郑挺,觉得他拼搏几十年战功赫赫却被一个庶子连累,落得一个不得善终的下场,因此唏嘘不已,回去后对自家那些庶子和外室的子弟都管教严格起来,生怕一不小心也弄出个惊天壮举来。

    然而素来宽厚的程羲和这次并不同情郑挺,经历了几个月的生死一线的考验,他对人性有了更深的体验,说到底这次如果没有杜玉清他们因为自己而调查出事情的真相,身首异处的就是他们全家,他郑挺会主动做出一副自责认罪的高姿态吗?他不知道杜玉清为了这次调查付出了怎样的艰辛,但他相信她的调查一定不会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对于这样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深情和义气,他不知道自己要用什么来还,他只知道自己深深地铭感于心,下决心要知恩图报。这是他今后人生最重要的一件事。

    都察院门口聚集了一大帮迎接他们的人,像是迎接凯旋的将士。看见他们出来立刻热情地围上来欢呼起来,这个叫:“程大人,可把你们给盼出来了。不枉我上下奔忙腿都快跑断了。“说罢还留下了欢喜的眼泪。那个说:“我早说程大人吉人天相,必定会沉冤得雪。这不就应验了吗?”

    有的叫:“妹夫。”那个喊:“姨丈!”端的是热闹非凡。

    程羲和禁不住苦笑了,他盼望着能在人群中看到一个日思夜想的面孔,急切地搜寻了一遍又一遍,然而还是失望了。尽管他明明知道她不会来,但心里仍不住还是希冀着,结果希望见到的人没有见到,不愿意见的人却偏偏出现在眼前。面对眼前这些像苍蝇一样嗡嗡叫着簇拥过来的人群,他再无应付的心情。但他的面无表情丝毫没有阻止有些人热情的脚步。比如他曾经的朋友,亲戚中年轻的一辈,比如他的大舅子小舅子们。

    大舅子拉着他的手说:“羲和,总算把你给盼出来了,如果妹妹还活着该是多高兴啊!”说罢热泪盈眶,程羲和想起妻子那温柔的笑容禁不住也伤感起来,眼睛也有些湿润了,但大舅子接下来的话就让他一下就恢复了冷静。

    大舅子说:“妹夫,什么时候到家里坐坐?父亲母亲都想见见你。“程羲和的心里不由地哼了一声,如果不是岳父逼迫的紧,自己的夫人又何至于想不开走上绝路?可现在还要在自己面前摆出一副威严的泰山做派,这是什么意思?他也不想想自打夫人去世他就再无这个资格了。他只要把夫人的灵柩迁回自家祖墓,他和这曾经的岳家就再也不会来往了。他沉声问:”英妹的墓在哪里?我打算拜祭后选个好日子迁回我家。”

    大舅子的表情一下变得尴尬起来。妹妹这样的死法让当时的他们非常狼狈,在该以什么身份给妹妹下葬上很是让他们为难一番,对娘家来说她是已经出嫁的人,何况她的夫家又是大罪之身,怎么可能让她葬在娘家?最后只好草草地把她寄在一个庵堂里,按照传统的说法,那就是没有家可归的孤魂野鬼的去处。

    看到两个舅子的表情,程羲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他点点头,面无表情地说:“我知道了。”然后就蒙着头往前走。

    两个舅子对这个妹夫非常了解,他对人向来忠厚义气,但性子也倔,一旦对人有了看法就很难改变,这次他们家把他伤得太深了,恐怕关系难以挽回,可是没办法,他们首先理亏在先,又肩负着父亲交代的任务,只得一路追随赔笑说话,但不论如何好说歹说,程羲和再也没有开口说一句话,像根木头似的跟在父亲后面。

    相比他的冷酷和不识趣,程炫君的态度可谓和风细雨了,虽说对人的态度还谈不上热诺和笑容满面的,但比较他做总兵时令人敬畏的威严仪态,如今的他真是让人如沐春风了,让所有人都松了口气,心满意足地回去了。

    回到家中,程炫君洗漱完毕,换上干净清爽的衣服,坐下来端起侍女刚奉上来的热茶,轻呷一口,就觉得身体每根毛孔都张开来了,那浑身的舒泰啊。小厮捧过来一叠的拜帖让他过目,“放着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