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二十九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看到防盗章=订阅比例不够。真正的章节两后刷新哦⊙▽⊙

    不过他马上又神色一正, 一脸正直的道:“不过可要提前好了,万一事后老洛要报复你, 你可不准你爹我是同意了的啊。你一定得你是瞒着我们偷偷去的,知道吗?”

    “瞧你那点出息。”沈夫人不屑鄙夷的看了眼沈山,简直不想承认这个和熊一样壮,却怕一个文弱书生怕到死的人是他丈夫, 简直是丢脸。

    而且他也是好意思, 半点不遮掩的就往儿子面前秃噜, 也不怕自己的形象在儿子眼中大打折扣。不过想想……沈山在他那几个儿子眼中,应该是没什么形象存在了o(╯□╰)o

    沈山翻了个白眼,一脸不屑的反讽:“你那是没直面过洛狐狸的算计。再了,你能什么能啊, 得好像你在云家那谁的面前就不怂一样。”

    洛夫人出嫁之前姓氏正是为云,她闺名云静, 云家也是大燕世家, 只是不是顶尖,只是一流世家,书香传世,世代都是文官清流中的砥柱。

    洛夫人和沈夫人在闺阁中时, 关系并不算特别热衷, 只是在他们分别嫁给了洛文彬和沈山后, 才走动频繁起来, 最后成为了关系极好的闺蜜。

    沈夫人抽抽嘴角, 懒得回应沈山的话, 只是转头对自己儿子:“你想好了?洛家可没同意这桩亲事,你贸贸然去求了陛下下旨,是要得罪你未来岳父岳母的。就是月汐那丫头,也未必会喜欢你这样一出。”

    “被她讨厌,总好过她不和我在一起。”沈鸿轩声音低了下来,暗哑的声音里好像饱含了无数的痛楚和压抑。

    他声音更轻,不像是给沈夫人听,反而像是自言自语,“我早就知道她很排斥和我的婚事了,但是为什么呢?我以为她是嫌我不成熟,把我当孩子看,可我都从西荒回来了,这一年我也历练了许多,她为什么还是不想嫁我呢?”

    沈夫人没听清自己儿子再什么,猛地一把拍在他背上,皱眉问道:“叽叽咕咕什么呢?”

    “没,我现在就要进宫面圣去了。抱歉,爹,娘,因为我让你们被拒绝了。”沈鸿轩面带歉疚,他知道今日这件事情让沈家丢面子的事情,是因为他才累得父母这么难堪,沈鸿轩心中十分歉疚。

    沈山一脸的豁达,满不在乎道:“没事,被洛狐狸怼习惯了,这算什么,毛毛雨啦。”

    “闭嘴吧你。不会话就别。”沈夫人抽冷子给了沈山一拐子,让他住嘴。转头对上沈鸿轩便是一脸的春暖花开,“别放在心上,儿子,当初为了给你和月汐定下娃娃亲,你娘我被你洛伯母怼了几百次,习惯就好了习惯就好了哈哈哈……”

    沈鸿轩默然无语,觉得自己能成长为今这样有作为有见识三观还正的有为青年,他父母在其中出的力大概都是负的。

    既然下定了决心,沈鸿轩便不再犹豫,很快就打马入宫。

    在等待陛下召见的时候,沈鸿轩在心中想着措辞,怎么样请求皇上为他赐婚,如今他正是得胜归来的时候,皇上大概不会拒绝他的请求,如果皇上真的有些犹豫……大不了把赏赐的那些庄子财富都还回去,他愿意用他斩掉蛮族皇室的功劳换取这次赐婚。

    沈鸿轩这边下定了决心进宫请求赐婚,而这边,洛月汐正打算睡个回笼觉呢,门房处却递进来了一张拜帖,那是一张洒金贴花的精致拜帖,上面甚至萦绕着一股淡淡的清香。

    打开拜帖,入目尽是风流韵致的笔锋,笔迹优美华贵,显然下笔之人身份尊贵教养极好。

    拜帖上写着一个地点和时间,言辞倒还算恳切柔和的邀请洛月汐赴约,而最下方,有两个字迹流畅的落款:云笙。

    看着这幅拜帖,洛月汐微蹙眉头就想放到一边不搭理,可是却没想到在她打算将之弃到一边不管时,却被熟门熟路上门来拜访的祁雁云给看到了。

    祁雁云还是穿着一身如火般灼热的红色长裙,在看到洛月汐挥手要碧玉将那份拜帖拿下时,她饶有兴致的抢了过来翻看。

    几眼看完拜帖之上的内容,祁雁云一脸的义愤填膺:“这个云笙公主真是莫名其妙,她现在可是被看管起来的。竟然还邀你赴约,到底有没有阶下囚的自觉啊。而且,她都那样大张旗鼓的追着沈鸿轩了,竟还有脸给你下拜帖?哼,我看她肯定是查到了月汐你就是沈鸿轩定下婚约的未过门妻子,所以想会会你。”

    “随便她怎么想,反正我并不打算去见她。”洛月汐淡淡着,眉眼间没有一丝波动。

    祁雁云有些急了起来:“诶,这不行啊。你不去见她,她还以为你避而不战逃了呢。你非得去见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让那个什么云笙公主自己羞愧得拂面而逃。”

    脑补的是不是过了……默默的看了祁雁云一眼,洛月汐有些头疼,依祁雁云唯恐下不乱的性格,只怕还是真的希望她去见那什么云笙公主。。只是洛月汐现在连沈鸿轩都不愿意扯上太多关系了,又怎么会愿意去见疑似主角后宫一员的云笙公主呢?

    突然想到什么,洛月汐眼角陡然掠过一丝锋利和冷然,那些锋锐宛如惊鸿一瞥,很快便隐没不见,洛月汐微微笑起来,笑容温柔宁静,轻轻:“确实是该去见那云笙公主一面啊。她可是赵国的公主,皇室中人呢。”

    洛月汐猛地跳进了湖之中,入水时动静极轻,甚至有种举重若轻的感觉。入水之后,即使穿着繁复的襦裙,可是洛月汐在水中游动的动作却依旧优美敏捷。就仿佛她已经学会游泳很长时间,不见半点生涩。

    乌黑长发在池水中蜿蜒散开,随着洛月汐下潜的动作逶迤散乱着,她身上的长裙已经完全湿透,紧贴在身上。

    屏着呼吸,洛月汐双臂推水、双脚轻轻摆动,动作迅如箭矢的便往水下游去。

    初夏水温极低,还带着料峭的寒,但是洛月汐却仿佛感觉不到这寒冷一般,她睁着没有畏惧一片平静无波的眼睛,冷静坚定的屏着呼吸往湖底游去。

    果然如同传言所的一般,这湖是连着城外的湖泊的,湖很深,洛月汐一直往下游却一直没有见底,反而在水底感受到水流涌动的感觉。

    循着水流的波动游了过去,洛月汐循着那股活水,渐渐看到一个极为隐蔽的洞穴出现在前面,活水朝着那里涌去,不知通往何处。

    没有任何犹豫,洛月汐手臂推水顺着活水的流动朝着洞穴游了过去。越是深入到洞穴之中,流水越发的透彻清冽,十分纯澈剔透。

    而原本还带着料峭春寒的湖水越是往里竟越是温暖,十分惊奇。身处带着暖意的清澈活水中,洛月汐只见周围已经不见任何鱼虾水草,只剩下清澈的流水。

    游动了片刻,终于穿过了洞穴,来到了一汪碧水中。这里与她之前游过的湖底好像已经是两个世界,如今流水的颜色已经不是透明,反而是透着汪汪的蓝色。

    这种蓝色极为绚丽,若有人能够看到这方池水的全貌,就会发现这像是一颗流动着的蓝色宝石。

    看到这样一幅奇幻的场景,洛月汐不见惊讶震撼,反而十分平静,仿佛早有预料。而除了平静,她眼中又染上几分阴郁。

    这里一切如她所想一般的具有神异之处,洛月汐却并没有觉得高兴,反而有种果然如此的感觉。她果然,没有猜错,没有认错。

    肺部中的空气已经不多,洛月汐知道自己没有多少时间再耽误。她不再为面前的一幕有所情绪波动,而是开始进行自己的计划。

    既然知道沈鸿轩极有可能是这个世界的命定主角,既然知道这个世界不仅仅是单纯的架空古代而是更危险更神秘的修仙世界,洛月汐并不打算什么都不做,仅仅期待着避开沈鸿轩,就可以保全父母,保全她的人生了。

    上辈子的经历告诉她,这世间最不该的,就是把自己的人生交托到旁人身上,期待着他们的善意和不伤害。

    那样卑微的把自己的心愿和未来托付在旁人身上的感受,洛月汐已经不想再尝试一次!

    她已经失败过一次,错了一次,所以她要改错,她不会再相信任何人,也不会再依靠任何人。

    哪怕那个人是沈鸿轩。

    自己的心愿和未来,只能靠自己来把握,依靠别人怜悯同情爱意换来的未来,不过是空中楼阁,随时可能倾覆。

    洛月汐早就明白这一点,也早就有守护自己人生和未来的准备。

    不管前路如何茫茫,她只认准了一点,只要她足够强大,强大到可以掌握自己的命运,那么不管沈鸿轩的人生轨迹如何,不管沈鸿轩是不是所谓的命定主角,他都无法再干涉影响到她。

    而在这湖水之下,让这一方水域尽数化为蓝色的存在,就是她如今唯一能想到的,她可以马上握在手中的力量。

    虽然对于当年看的那本书中的情节已经记不得多少了,但是洛月汐苦思冥想之下,还是能隐隐记起那本书中,男主角在踏上修真之路后遇到的第一个机遇是什么。

    因为那是主角走向修真之路的第一个机遇,所以洛月汐再反复回想思索后,终于隐隐想起了些许线索。

    而那个机遇,就是主角在她未婚妻家中,已经有数百年历史的湖深处藏着的一处遗迹。

    或许用遗迹来称呼并不正确,因为这里不是什么宗门遗址,也不是什么强大修士坐化之地。这里是一个在漫长岁月中,滋生出了懵懂意识的才地宝的栖身之地。

    琉璃净火。以琉璃为名,无形无状,如同一汪流动着的蓝色水流一般,有着水的形状和特性,却是火焰的存在。

    这是生地养的材地宝,只有经过漫长的岁月才有可能孕育出来的存在,在整个地间,即使是数以亿年计算,也不会有太多朵琉璃净火出世。

    而沉睡在这方湖水之下的琉璃净火,甚至已经生出了些许如同幼生动物一般懵懂的神智了。这样的存在,别是凡人界,便是修真界也是万年难得一见,可这却仅仅只是所谓主角前期的机遇和金手指。这所谓的主角,未免太过好运。

    原著中主角到底是怎么找到琉璃净火的,洛月汐已经不记得了,但她在反复回想推敲之后,但她却从众多套路中推论出了收服它的办法。

    当时收服琉璃净火的“主角”也才是凡人,想来所用的手段也没多少,结合一下常用的套路,洛月汐摸索之下,想到了一个方案。

    这个方案,还和琉璃净火本性有关。其性温和如水,虽是异火生,却并不暴戾毁灭,反而温和无害。

    即使洛月汐只是凡人,却也不会因为接近它而受到伤害。而琉璃净火从诞生以来就没有接触过任何生命,本性干净无垢、不染尘埃,对于它第一个碰到的生命,一定有独特感应。

    屏息着最后的空气,洛月汐快速在这方蓝色水域中游动。

    可惜即使知道琉璃净火就在此处,要找到,却也不简单。至少洛月汐在这方并不太大的水域中游荡了一整圈后,却仍然不见琉璃净火的本体。

    这让她不由心生挫败和懊悔,莫非真的不是主角便找不到琉璃净火?

    不管是不是,反正她不会就此放弃。

    既然她找不到琉璃净火,便只有让它主动出现。洛月汐眼中掠过一丝坚定决绝,下定了决心。

    从头上拔下一根簪子,洛月汐猛地将那簪子朝自己左手手心刺去,锋利的簪尖刺进白皙掌心,很快鲜血渗出,渐渐扩散,弥漫在这蓝色水域中。

    伤口泡在水中,根本没有止住,一直在流血。渐渐的洛月汐附近的蓝色水中开始染上了一抹娇艳的血色。

    鲜血中包含着的属于生灵的气息分外明显,很快便让一直平静无波蓝色水域震荡起来。

    琉璃净火本身处于沉睡之中,如果不是来自外界的伤害它不会轻易醒来,而洛月汐如今不是修真者,身上的气息浅淡根本不足以唤醒它,想要让琉璃净火苏醒,最简单却也最有效的,就是将洛月汐自身的气息扩大。

    而包含一人气息最浓的,便是她身上流淌着的血。因为生灵的气息,会让琉璃净火有所感应,进而做出反应。

    蓝色水域震荡起来,肺中空气已经渐渐耗尽又失血过多的洛月汐唇角勾起一抹笑容来,找到你了!

    澄澈透明、无形无相仿佛水液一般隐隐流动着的蓝色一团中央,影影绰绰的,仿佛有一团深蓝色的火焰在静静燃烧着。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