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二十五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这方池水的全貌,就会发现这像是一颗流动着的蓝色宝石。

    看到这样一幅奇幻的场景,洛月汐不见惊讶震撼,反而十分平静,仿佛早有预料。而除了平静,她眼中又染上几分阴郁。

    这里一切如她所想一般的具有神异之处,洛月汐却并没有觉得高兴,反而有种果然如此的感觉。她果然,没有猜错,没有认错。

    肺部中的空气已经不多,洛月汐知道自己没有多少时间再耽误。她不再为面前的一幕有所情绪波动,而是开始进行自己的计划。

    既然知道沈鸿轩极有可能是这个世界的命定主角,既然知道这个世界不仅仅是单纯的架空古代而是更危险更神秘的修仙世界,洛月汐并不打算什么都不做,仅仅期待着避开沈鸿轩,就可以保全父母,保全她的人生了。

    上辈子的经历告诉她,这世间最不该的,就是把自己的人生交托到旁人身上,期待着他们的善意和不伤害。

    那样卑微的把自己的心愿和未来托付在旁人身上的感受,洛月汐已经不想再尝试一次!

    她已经失败过一次,错了一次,所以她要改错,她不会再相信任何人,也不会再依靠任何人。

    哪怕那个人是沈鸿轩。

    自己的心愿和未来,只能靠自己来把握,依靠别人怜悯同情爱意换来的未来,不过是空中楼阁,随时可能倾覆。

    洛月汐早就明白这一点,也早就有守护自己人生和未来的准备。

    不管前路如何茫茫,她只认准了一点,只要她足够强大,强大到可以掌握自己的命运,那么不管沈鸿轩的人生轨迹如何,不管沈鸿轩是不是所谓的命定主角,他都无法再干涉影响到她。

    而在这湖水之下,让这一方水域尽数化为蓝色的存在,就是她如今唯一能想到的,她可以马上握在手中的力量。

    虽然对于当年看的那本书中的情节已经记不得多少了,但是洛月汐苦思冥想之下,还是能隐隐记起那本书中,男主角在踏上修真之路后遇到的第一个机遇是什么。

    因为那是主角走向修真之路的第一个机遇,所以洛月汐再反复回想思索后,终于隐隐想起了些许线索。

    而那个机遇,就是主角在她未婚妻家中,已经有数百年历史的湖深处藏着的一处遗迹。

    或许用遗迹来称呼并不正确,因为这里不是什么宗门遗址,也不是什么强大修士坐化之地。这里是一个在漫长岁月中,滋生出了懵懂意识的才地宝的栖身之地。

    琉璃净火。以琉璃为名,无形无状,如同一汪流动着的蓝色水流一般,有着水的形状和特性,却是火焰的存在。

    这是生地养的材地宝,只有经过漫长的岁月才有可能孕育出来的存在,在整个地间,即使是数以亿年计算,也不会有太多朵琉璃净火出世。

    而沉睡在这方湖水之下的琉璃净火,甚至已经生出了些许如同幼生动物一般懵懂的神智了。这样的存在,别是凡人界,便是修真界也是万年难得一见,可这却仅仅只是所谓主角前期的机遇和金手指。这所谓的主角,未免太过好运。

    原著中主角到底是怎么找到琉璃净火的,洛月汐已经不记得了,但她在反复回想推敲之后,但她却从众多套路中推论出了收服它的办法。

    当时收服琉璃净火的“主角”也才是凡人,想来所用的手段也没多少,结合一下常用的套路,洛月汐摸索之下,想到了一个方案。

    这个方案,还和琉璃净火本性有关。其性温和如水,虽是异火生,却并不暴戾毁灭,反而温和无害。

    即使洛月汐只是凡人,却也不会因为接近它而受到伤害。而琉璃净火从诞生以来就没有接触过任何生命,本性干净无垢、不染尘埃,对于它第一个碰到的生命,一定有独特感应。

    屏息着最后的空气,洛月汐快速在这方蓝色水域中游动。

    可惜即使知道琉璃净火就在此处,要找到,却也不简单。至少洛月汐在这方并不太大的水域中游荡了一整圈后,却仍然不见琉璃净火的本体。

    这让她不由心生挫败和懊悔,莫非真的不是主角便找不到琉璃净火?

    不管是不是,反正她不会就此放弃。

    既然她找不到琉璃净火,便只有让它主动出现。洛月汐眼中掠过一丝坚定决绝,下定了决心。

    从头上拔下一根簪子,洛月汐猛地将那簪子朝自己左手手心刺去,锋利的簪尖刺进白皙掌心,很快鲜血渗出,渐渐扩散,弥漫在这蓝色水域中。

    伤口泡在水中,根本没有止住,一直在流血。渐渐的洛月汐附近的蓝色水中开始染上了一抹娇艳的血色。

    鲜血中包含着的属于生灵的气息分外明显,很快便让一直平静无波蓝色水域震荡起来。

    琉璃净火本身处于沉睡之中,如果不是来自外界的伤害它不会轻易醒来,而洛月汐如今不是修真者,身上的气息浅淡根本不足以唤醒它,想要让琉璃净火苏醒,最简单却也最有效的,就是将洛月汐自身的气息扩大。

    而包含一人气息最浓的,便是她身上流淌着的血。因为生灵的气息,会让琉璃净火有所感应,进而做出反应。

    蓝色水域震荡起来,肺中空气已经渐渐耗尽又失血过多的洛月汐唇角勾起一抹笑容来,找到你了!

    完这番话,沈鸿轩拂袖而去,少年眉眼冷肃,决然而去的背影刺得云笙公主眼角发热,几乎有泪要溢出眼眶来。

    当日她差点死在刺客刀下,从而降救了她一命的银甲红披英姿勃发的少年将军仿佛还在眼前,可是他却那么绝情那么漠然,好像当初的相遇和救命之恩只是一场笑话。

    还是,这多日来缱绻在她心头的救命之恩,都只是她一厢情愿?她不相信!

    出了宫门后,沈鸿轩才算是平息了自己心中的满腔怒火,他想起之前那位公主在提到他未婚妻子时的那种眼神和语气,怒火便忍不住再次窜了出来。

    不过他已经能做到不把那怒火发出来,而是深深的压抑到心底,无论如何,他不想因为他招来的一些坏事影响到她。

    抿了抿唇,沈鸿轩觉得自己回到燕京的喜悦期待兴奋都被今的一些乌龙事情给搅和了。右手垂下,直到再次摸到他藏在袖子中的事物时,他的心绪才随之温柔平和起来。

    隔着袖子捏紧那坚硬的物品,沈鸿轩踌躇满志的四处望着,寻找着洛府的马车。很快他就远远看到了洛府的马车,马车前,有一个身穿灰色葛布的中年男子正满面焦急的等待着。

    沈鸿轩认得那人,那是洛府的管家,看着洛府管家脸上的焦急担忧之色,不知怎的,沈鸿轩心里缓缓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来。

    快步走近,沈鸿轩才注意到在另一个方向,洛氏夫妻和他爹娘正往这边走来,原来洛文彬和沈山会落到他后面,一是沈鸿轩心里憋着一口气脚下生风般的往宫外窜,二却是他们要转道去椒房殿接夫人。

    沈夫人一眼就看到沈鸿轩了,顿时柳眉一竖冲了过来,体型娇的沈夫人的动作却一点儿也不符合形象。

    她猛地冲过来一把掐住沈鸿轩的耳朵拽低他的头,柳眉倒竖:“好啊,你个子跑去西边一年长本事了是不?竟然敢勾三搭四朝秦暮楚!看我不收拾你这兔崽子,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娘,我真没有!我发誓!!”被掐住耳朵却完全不敢反抗的沈鸿轩只能顺着沈夫人的力道弯下腰,任她将自己的耳朵拧成一圈。

    洛夫人温和的笑了笑,对沈夫人嗔道:“阿南,鸿轩今才刚回来,你也不关心关心他,你这性子啊,可得改改了!”

    “哼,看在你洛伯母的面上,给你机会解释!”沈夫人甩开沈鸿轩的耳朵,退开几步昂起头来哼道。

    不等沈鸿轩解释几句,原本候在马车前面焦灼等待的洛府管家已经急步跑了过来,一路冲过来,连气都来不及喘匀,管家便满脸急色担忧的道:“老爷,夫人,姐今日上午在花园中落水了!”

    “什么?!!”和沈鸿轩一起惊呼出来的是洛文彬和洛夫人,洛夫人面上温柔消失不见只剩一片焦急,“月汐是上午落水的,为何到现在才禀告?”

    管家一脸苦笑的抹了抹汗,无奈道:“老爷和夫人都在宫中参加宴会,我实在是没办法通知您。”

    “请了大夫没?”沈鸿轩急道,目中满是焦急。

    摇了摇头,管家满脸无奈,一脸担忧:“姐她并无大碍,所以不许我们请大夫过府!”

    “胡闹!老爷,我们现在就赶回去!管家,趁着宫门没关,你带着老爷腰牌进宫去请御医!”洛夫人当机立断的做了决定。洛文彬同样一脸担忧,眉头紧皱。

    沈鸿轩连忙凑上前去:“伯母,我和你一起去!”

    “如今已是夜里,沈校尉若是要拜访,还是请明日下了拜帖再吧!”洛文彬表情淡淡的,语气不带一丝波动的拒绝了沈鸿轩的要求。

    虽然他表情淡然,但是沈鸿轩却知道洛文彬一定是生气了,只看他唤他“沈校尉”这一点就可以知道,以前洛文彬对他,可不是这样疏离的!

    面上即使再急切,但是没有得到主人的同意,沈鸿轩也不可能真的不要脸面的跟上去。看着洛府的马车疾驰离去,沈鸿轩站在原地目视着马车越走越远,在夜风中他的背影显得颇为凄凉和挫败,看起来竟有几分可怜。

    沈山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一脸深有感触同甘共苦的表情:“你也该习惯了,你未来岳父就是这个性格!想当年你父亲我,没少被他冻着,不过习惯以后就好了。你要是真担心洛家那丫头,明日一早就去洛府拜访呗。反正沈府洛府就隔一道墙,你过去也方便。”

    沈鸿轩听到其中几个字眼,眼睛里亮起了光芒,一下子就打起了精神,不再是之前那副焉了吧唧的模样,反而是眼珠一转像是想到什么好事一般露出了一个略带狡黠的微笑。

    “喂!你又给你儿子出什么坏主意呢?这一个个的都这么鬼精,都是你给带出来的,上梁不正下梁歪,你个当老/子的也不好好做个榜样。”沈夫人彪悍的一巴掌拍在沈山背上,一脸不满。

    不提这边沈家如何,单这边洛府。洛文彬洛夫人回府之后自然又是一阵混乱忙活,洛月汐刚刚用过晚膳正撤下晚餐呢,洛夫人就急急忙忙的冲了进来:“月汐,你没事吧?我听你落水了,真的是担心死我了!”

    “娘,我没事,不过是不心沾到了点水,哪里会怎么样?你看我现在,不就没事吗?”洛月汐看到她这一世的父母,每一次都会打从心底觉得温暖,他们是真的在用他们的一切来爱她、保护她。她很感激,并且也想同样的守护他们。

    因为从心底的珍惜着现在的父母们,洛月汐不愿意敷衍他们,再三保证了自己真的没事,也由他们请回来的御医就诊之后,她才返回自己的院休息。

    等沐浴完毕躺在床上时,洛月汐感觉到从双手上传来的刺痛已经缓解了许多,又感受着从丹田处升起的暖暖灵气,微微笑着打算入睡。

    就在此时,仿佛察觉到什么,洛月汐突的从床上跃了起来,拔出藏在枕下的匕首,洛月汐目光森冷警惕的望着纱帐外。

    而这时,纱帐外传来一声带着试探、犹豫和心的呼唤:“阿月,你睡了吗?”

    眼中的森冷寒意渐渐消失,洛月汐放下了心中的警惕悄无声息的将匕首放到了较为隐蔽的地方,然后才伸手拨开纱帐:“沈鸿轩?”

    “是我。”纱帐被掀开,露出沈鸿轩忐忑不安的脸来,他身后洛月汐闺房中的窗户只是被拢起没有真正关上,显然之前沈鸿轩便是翻窗跳进来的。

    看了眼那窗户,洛月汐坐到床边来,仰首看着站在床边两步远的沈鸿轩,从窗户照射进来的月光朦胧而昏暗,看不清洛月汐眼中复杂深邃的神情。

    沈鸿轩目光灼灼的盯着她,语气有些紧张,“我听你落水了,我很担心你!而且我们已经很久没见了,所以、所以……”

    忍不住笑了出来,看着熟悉的好像一点变化也没有的沈鸿轩,洛月汐轻轻叹了口气,眼中深的化不开的神色淡了许多,她看向沈鸿轩,以之前的态度熟稔开口:“好了,我又没什么,你不必这么急着解释。”

    心虚的笑了笑,沈鸿轩目光从洛月汐穿着寝衣的身上一掠而过,视线根本就不敢停留,他脚下在地面上蹭了蹭,搓了搓手心里的冷汗,才抬起头来贪婪而仔细的看着洁白月光下洛月汐朦胧的轮廓和容貌:“我、我很担心你,夏日刚至不久,池水寒冷,你真的没事吗?”

    “不放心的话你走近看看,我真的没事!”眉眼间染上一丝无奈,洛月汐叹了口气。

    被洛月汐的话给惊到了,沈鸿轩呼吸变得急促了许多,充满了紧张,这话在白来当然算不得什么,但是现在是晚上啊。

    不过,他也知道这是自己想太多了,迎上洛月汐干净澄澈仿佛没有一丝杂质的眼眸,沈鸿轩仿佛被蛊惑一般脚步往前移动了两步,他站到了床边。

    低下头就是洛月汐仰起的白皙精致的脸,而鼻间萦绕着的也都是独属于少女的淡淡幽香,沈鸿轩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对了起来,好像在火烧一般全身都是热气。

    不对!

    他突然眼神一利,蹲下/身和洛月汐直视,眉头紧皱表情紧张:“我闻到了血腥味,阿月,你受伤了?”他低下头在少女身上环视一圈,循着嗅到的血腥味,他把视线停在了洛月汐的双手之上。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