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二十四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才会失了分寸,没有控制好手中力道。

    心翼翼的关上窗户,洛月汐阖上了窗户,遮掩了自己刚刚失手可能造成的后果。

    等洛月汐从窗边离开,碧玉便递上帷帽给她,而等她她戴好帽子,白色的面纱垂下直到脚踝,将她整个人都遮在面纱之后,,碧珠才打开了雅间的门引着洛月汐出门。

    在最后踏出门槛的瞬间,洛月汐脚步略顿了顿,回头看了眼那已经关上的窗户,见没有什么异状,顿时稍稍松了口气,觉得自己失手的后果可能没有那么严重。

    她才转身脚步不停的离去了,雅阁的门在洛月汐背后阖上,传来一声“吱呀”的声音。

    随着雅阁的门关上,雅阁内的光线顿时黯淡了下来,在无人的房间内,关上的窗户下方,之前被洛月汐牢牢握过的窗栏突然悄无声息的碎成了粉末状的木屑,只在原本的窗栏上留下两个手大的坑洞,看起来极为惊悚和诡异。

    遣人去给母亲传话后,洛月汐没有等待母亲一起,而是一人先行返回了洛府。

    她知道西征军回朝,皇上大宴群臣,洛夫人作为一品命妇是要入宫参加宫宴的,而洛月汐只是相府嫡女,并无品级,如今的宴会还不到她参加的时候。

    因为出来迎接西征军回朝的百姓众多,即使西征军已经全部绕城一周然后返回了城外的军营,可是滞留附近的百姓仍然很多,洛家的马车在官道上前进十分艰难,足足花了比平时多好几倍的时间才返回洛府。

    回到洛府之后,洛月汐从正门穿过阁楼院,直往洛府后院的花园而去。

    洛府经多代修缮布置,面积极大,雕梁画栋、琼楼玉宇、红墙绿瓦,可谓是美轮美奂、精致绝伦。而洛府的花园更是燕京一绝,此处花园乃是第一任安远侯建立的,不仅有百花争艳,亭台楼阁,最绝的却是这花园中的一方青碧湖,其上种植着接莲叶,夏日时景色美丽几可入画。

    这湖水面积不,且其中的水不是死水而是活水,据池底是和燕京城外的一大湖泊相连的,几百年来洛家对这方池塘是多次修缮维护,便是想保留下这方湖的自然之美。

    此时洛月汐便站在了湖上的蜿蜒桥上,此时只是初夏,池塘里只有碧绿的莲叶层层叠叠挤挤挨挨的簇拥着,不见一朵粉红莲花,只有一片沁人心脾的绿。

    洛月汐站在石桥上,低头凝视着下方的池水,眼神深邃莫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终于,在呆站了良久之后,洛月汐终于有了动作。抬起头来,她的眼眸第一次这样明亮,带着迫人的灼灼光彩,仿佛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前所未有的坚定了自己的道路。

    “让所有下人都离开花园,没有我的命令,不允许任何人靠近此处!”她回过头,对池塘边站着随时等候她命令的碧玉和碧珠吩咐道,语气是不容置喙的强硬。

    碧玉和碧珠都有些发愣,不知道该怎么接话,碧玉犹豫着:“若是老爷和夫人回来了……”

    “听不懂我的话吗?不允许任何人靠近!”如同刀一般锋利的眼神掠过碧玉和碧珠两人,洛月汐表情平静,语气却强硬,“还是,我做不了侯府的主?”

    等碧玉和碧珠并其他仆从都退离了花园,整个洛府后院景色秀美的花园内便只有洛月汐一人。

    她仰起头来看着高远湛蓝的空,深深的吸了一口空气,直到整个肺里都是带着花香的空气后,洛月汐才脸上神情一变,眼神坚定决绝的翻身从石桥上跳进了水中。

    在洛月汐这边走古代正常画风的时候,沈鸿轩那边的画风却有了不一样的地方,画风开始变得清奇和玄幻起来。

    沈鸿轩被洛月汐单方面决裂之后,多次上门拜访却被拒之门外,洛府以未婚夫妻婚前不宜相见的理由拒绝了沈鸿轩的拜访,而且还让人挑不出错来,还得夸一句洛府有规矩。

    虽然成亲的日子已经定了,纳彩纳征的礼仪都走了,按理来沈鸿轩应该宽心才是,但是他想起洛月汐看向他时那漠然冰寒的眼神,心里就不由涌起一阵的心酸和慌乱。

    他想他去求赐婚和洛月汐绑在一起的做法是不是错了?如果他不这样做的话,或许阿月不会拿那样陌生的眼神看他。他知道洛月汐一向是到做到,既然她了那句话,那日后想要改变,是千难万难。

    可如果他不去求赐婚,日后他和阿月恐怕就真的是擦肩而过的陌生人了。一旦想到这里,沈鸿轩就不再后悔。

    不管如何,至少她还在他身边。因为心中郁闷酸涩,沈鸿轩虽然日日都上朝,但整个人却显得恹恹的,不大提得起精神来,完全没有了之前的朝气和精神。

    不过这些情绪都只是在内心里发酵,沈鸿轩并没有表现出来,他知道只要他稍微露出一点不对的地方,燕京中的传言就会换一个法,甚至可能会波及到洛月汐。

    沈鸿轩不管心中多么难过,怎么酸涩,都不愿意把洛月汐拉下浑水,让她被人嘲笑轻蔑,即使他是因为她才会那样难过。

    但是他没想到,即使他安安分分做自己的事情,也能惹到乱七八糟的事情。

    而这件被沈鸿轩评为乱七八糟的事情,就是赵国的公主,赵云笙。

    却正是钦监下发了成亲之日的那一日,沈鸿轩接到钦监所圈定的日子后,心头是放下了担忧,松了一口气,既然时间都已经定了下来,他也就准备起成亲所需要做的事情就可以了。

    而早在沈家第一次上洛家纳彩时,沈家其实就已经做好了操办沈鸿轩婚礼的所有准备,沈鸿轩实际上只需要亲自去郊外打两只大雁就可以了。

    但就算这一次去郊外的狩猎出了岔子,惹上了麻烦人物——赵云笙。当然并没有发生什么美人遇难英雄救美的狗血事件,沈鸿轩自付就是亲眼看到赵云笙去死他也是不会眨一下眼睛的。

    事情是这样的,沈鸿轩打了两只大雁准备回返时,没想到在返程时竟然发现赵云笙出现在郊外。

    而且是一副平凡打扮,带着同样伪装成平民百姓的几个人怎么看怎么鬼鬼祟祟,沈鸿轩虽然对赵云笙并不熟悉,但当初就是他抓住的赵云笙,对她身边的几个人还算见过一面,当时一晃眼之下他便觉得有点古怪。赵云笙虽然没有被关进大牢,但是大燕也限制了她的自由,每时每刻都有人跟着赵云笙监视着她。

    明明应该插翅难飞做笼中鸟的赵云笙为什么会带着赵国的侍卫打扮成普通人模样出现在郊外?那些跟着赵云笙监视着她的人呢?

    沈鸿轩心下警惕了起来,他发誓他只是出于一片忠君爱国才会让身边的厮去拦住赵云笙,但没想到赵云笙一行人似乎胆战心惊,不过被人一拦便心虚惊骇,然后便反应过激了。

    能跟在沈鸿轩身边的下人都是沈家世代的仆人,不以一敌百,但绝不是软脚虾,不就是干架吗?不要怂就是干,于是在以多敌少且武力不下于对方的情况下,沈府的人干掉了赵云笙身边的侍卫……

    这在沈鸿轩看来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毕竟赵云笙是赵国的公主,没杀了她祭旗已经是大燕仁善,所以沈鸿轩对于赵云笙身边侍卫像下饺子一样倒下完全没有任何看法。

    无所谓啊!死就死呗,死得又不是大燕人。

    去西荒经历了一年战争,手中长剑沾染了不少鲜血的沈鸿轩早已经心硬如铁,根本不可能为了敌人的死亡心痛愧疚。

    当然,沈鸿轩到底不是冲动的少年,还知道分寸,虽然大燕并没有多重视赵云笙的生死,但是也绝不是他能私下除掉的,所以在手下人杀掉那些侍卫后要对赵云笙动手的时候,沈鸿轩挥手拦住了他们,让他们不要继续,留下赵云笙一条性命。

    虽然沈鸿轩下达了住手的命令,但人又不是机器,一下命令就能令行禁止,其中一个下人刚接收到沈鸿轩的命令,还来不及住手呢,手下的长刀就已经朝着赵云笙劈砍了下去。

    就在沈鸿轩以为赵云笙会血溅当场,他要头疼想法子瞒过去这件事情的时候,突然有异变突生,赵云笙身上有一阵耀眼的白光蓦然闪耀起来,那白光大盛,将劈砍长刀的侍卫给推翻后飞十几步的距离才摔倒在地,不过好在那白光似乎只是一个推拒的作用,那侍卫虽然被摔得头晕眼花浑身疼痛,但到底是保住了一条性命。

    而原本该命丧刀下的赵云笙除了脸色更加苍白外,没有半点伤痕。

    这样一幅玄奇神秘的画面让沈家这些身经百战的老兵们都忍不住一阵心惊胆颤,人们往往会对神秘的自己不知道的未知事情感到恐惧,如今就是这样一个情况。

    他们对于赵云笙身上突然冒出来的白光感到由衷的恐惧,如果不是这些人都经历过多场战争手上沾满鲜血心性坚定,只怕就要被恐惧骇得双腿发软跪倒在地了。

    沈鸿轩面色沉凝,他虽然不知道赵云笙身上发出的白光到底是什么,但是也知道这绝对是一个能够惊动整个下的秘密。

    起来也是沈鸿轩倒霉,赵云笙是身负着替赵国背后的修真者来寻找材地宝才来大燕的,身上自然带着那修真者所赐予的仙家之物。

    事实上那物品的用处是用来侦查异宝的,只是附带稍许防护之力罢了,原本就是赵云笙遇到生命危险,那物品也不会自动激发护主,因为那东西只对灵气有反应。

    但谁知道之前洛月汐对赵云笙动手时,因为身负琉璃净火举手投足都带着灵气,那物品便被激活了,之后便一直处于开启的状态,这不就被沈鸿轩给撞上了,所以,沈鸿轩是真的倒霉。

    扬了扬眉,洛月汐神色略带几分疑惑,为什么皇上会突然给洛家下了圣旨?洛文彬作为丞相,接旨并不算什么大事,可是来传旨的人为什么还点名了她来接旨?她可不是什么诰命宗室,按理来是没有资格接受圣旨的。

    那么这份旨意的来历和其中的内容就颇为耐人寻味了,洛月汐不知怎的竟想起来沈鸿轩离开时的那个眼神,心头竟忍不住一阵心惊肉跳起来,仿佛有些不受她控制的事情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发生了,而那件发生的事情,绝对不是她所期盼看到的。

    “姐?圣旨到了,您快回府换上正装接旨吧。”碧玉见洛月汐微微愣神,连忙上前一步压低声音在她耳边道。

    被碧玉的话惊醒,洛月汐转头凝视了沈府一眼,漆黑无波的眼眸中咻的划过一丝煞气和愤怒,她想来想去,能够让燕帝无缘无故下旨的只怕只有沈鸿轩了。

    他果然没有死心,竟然进宫求了陛下。可是陛下怎么会答应为他们指婚?沈家世代武将,在军中有着庞大的威力和势力,而洛家百年簪缨,在文官中声望极大。

    让他们两家结亲,燕帝脑子没烧糊涂吗?

    可恶,沈鸿轩这一举动无异于釜底抽薪。还真是瞧了沈鸿轩啊,这一手使得好,使得妙。

    她记住了!

    碧珠平时最是没心没肺,此时却最敏感不过,她敏锐的察觉到了洛月汐身上突然涌出的暴躁和愤怒,忍不住浑身一颤。

    她颤抖了一下,四处望望,却不知道那股给她带来压迫和一阵寒意的情绪来自谁,只是忍不住和洛月汐道:“姐,我们走快一点儿吧!碧珠……碧珠觉得有点冷。”

    碧玉无奈的翻了个白眼,恨铁不成钢:“大夏的你冷什么啊!”

    洛月汐此时已经恢复了冷静,只若有所思的看了碧珠一眼,淡淡调笑道:“发生地震之前,不定碧珠也会有感应呢!”

    这样的敏锐,和她全然的警惕所有外在事情不一样,是真正的赤子之心。

    看她还有心情开玩笑,碧玉碧珠皆松了口气,交换了一个眼色。

    走进洛府,就见府中的下人已经忙得团团转起来,又是摆案桌又是打扫院落,接一个圣旨真是整个洛家都忙了起来。

    抿了抿唇,洛月汐眼中有着嘲讽的神色,在前世,早就没有了皇帝这种存在,早已经是民主社会了,而到了后期,连秩序都崩溃了,还指望有皇帝出现?能活下去就算是谢谢地了。

    不管洛月汐经历过了当年的十年折磨后心性扭曲到什么地步,在最开始她都是接受社会/主/义的教育成长起来的,她能迫于形势像封建势力低头,但绝不能指望她真的发自内心的尊崇皇帝。

    换上了正装,洛月汐随着洛文彬和洛夫人一起在洛府的正堂中接见前来宣旨的使,堂中摆放着案桌,擦得干干净净是准备着用来放置圣旨的。

    那使是一个四十余岁面白无须的胖胖太监,白胖的脸上带着和煦憨厚的微笑,颇有些弥勒佛的意味,他看向洛家三人,眼角隐蔽的扫了洛月汐一眼,才笑着对洛文彬道:“洛丞相,还请洛姐上前,咱家就宣布陛下的旨意了。”

    洛文彬淡淡扫过那太监一眼,表情略显漠然:“福公公,宣旨之前我还想问问这旨意到底为何?”若是圣旨宣了却没有奉召,那就是洛家违抗皇命,可若是圣旨并未宣读,那就有了转圜的余地。

    洛文彬出任丞相已经十年有余,皇上也很信任他,况且这件事情不仅不是坏事,还是大的喜事,所以福公公也不担心什么。

    笑呵呵的就道:“洛大人,是喜事呢。之前沈将军在宴席上已经定亲了,咱家还想是哪家姐如此福气,没想到就是洛大人家的千金。”

    “沈将军对令千金真是一片真心,今日竟是进宫请求陛下给他和洛姐赐婚呢。还,宁愿用他征战西荒的功劳来换赐婚。您有这样一个乘龙快婿,可不是喜事吗。”

    洛文彬面色微微一变:“福公公,这旨意……”

    “洛大人是不是急着接旨,那咱家这就宣旨意了。”福公公在宫中生活了多年,察言观色的本事早就是炉火纯青,一见洛文彬脸色不对不仅没有半丝喜意,反而有些许怒火,就知道这桩婚事一定是有待商榷。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