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二十三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看到防盗章=订阅比例不够。真正的章节两后刷新哦⊙▽⊙  他只是冷下脸, 眼角眉梢染上煞气和冰寒:“公主殿下,还请自重!这些并不是公主殿下有资格问的,还请你谨记这里是大燕,不是赵国!”

    完这番话, 沈鸿轩拂袖而去,少年眉眼冷肃,决然而去的背影刺得云笙公主眼角发热, 几乎有泪要溢出眼眶来。

    当日她差点死在刺客刀下, 从而降救了她一命的银甲红披英姿勃发的少年将军仿佛还在眼前, 可是他却那么绝情那么漠然, 好像当初的相遇和救命之恩只是一场笑话。

    还是,这多日来缱绻在她心头的救命之恩, 都只是她一厢情愿?她不相信!

    出了宫门后,沈鸿轩才算是平息了自己心中的满腔怒火, 他想起之前那位公主在提到他未婚妻子时的那种眼神和语气, 怒火便忍不住再次窜了出来。

    不过他已经能做到不把那怒火发出来, 而是深深的压抑到心底,无论如何, 他不想因为他招来的一些坏事影响到她。

    抿了抿唇, 沈鸿轩觉得自己回到燕京的喜悦期待兴奋都被今的一些乌龙事情给搅和了。右手垂下, 直到再次摸到他藏在袖子中的事物时, 他的心绪才随之温柔平和起来。

    隔着袖子捏紧那坚硬的物品, 沈鸿轩踌躇满志的四处望着, 寻找着洛府的马车。很快他就远远看到了洛府的马车, 马车前,有一个身穿灰色葛布的中年男子正满面焦急的等待着。

    沈鸿轩认得那人,那是洛府的管家,看着洛府管家脸上的焦急担忧之色,不知怎的,沈鸿轩心里缓缓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来。

    快步走近,沈鸿轩才注意到在另一个方向,洛氏夫妻和他爹娘正往这边走来,原来洛文彬和沈山会落到他后面,一是沈鸿轩心里憋着一口气脚下生风般的往宫外窜,二却是他们要转道去椒房殿接夫人。

    沈夫人一眼就看到沈鸿轩了,顿时柳眉一竖冲了过来,体型娇的沈夫人的动作却一点儿也不符合形象。

    她猛地冲过来一把掐住沈鸿轩的耳朵拽低他的头,柳眉倒竖:“好啊,你个子跑去西边一年长本事了是不?竟然敢勾三搭四朝秦暮楚!看我不收拾你这兔崽子,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娘,我真没有!我发誓!!”被掐住耳朵却完全不敢反抗的沈鸿轩只能顺着沈夫人的力道弯下腰,任她将自己的耳朵拧成一圈。

    洛夫人温和的笑了笑,对沈夫人嗔道:“阿南,鸿轩今才刚回来,你也不关心关心他,你这性子啊,可得改改了!”

    “哼,看在你洛伯母的面上,给你机会解释!”沈夫人甩开沈鸿轩的耳朵,退开几步昂起头来哼道。

    不等沈鸿轩解释几句,原本候在马车前面焦灼等待的洛府管家已经急步跑了过来,一路冲过来,连气都来不及喘匀,管家便满脸急色担忧的道:“老爷,夫人,姐今日上午在花园中落水了!”

    “什么?!!”和沈鸿轩一起惊呼出来的是洛文彬和洛夫人,洛夫人面上温柔消失不见只剩一片焦急,“月汐是上午落水的,为何到现在才禀告?”

    管家一脸苦笑的抹了抹汗,无奈道:“老爷和夫人都在宫中参加宴会,我实在是没办法通知您。”

    “请了大夫没?”沈鸿轩急道,目中满是焦急。

    摇了摇头,管家满脸无奈,一脸担忧:“姐她并无大碍,所以不许我们请大夫过府!”

    “胡闹!老爷,我们现在就赶回去!管家,趁着宫门没关,你带着老爷腰牌进宫去请御医!”洛夫人当机立断的做了决定。洛文彬同样一脸担忧,眉头紧皱。

    沈鸿轩连忙凑上前去:“伯母,我和你一起去!”

    “如今已是夜里,沈校尉若是要拜访,还是请明日下了拜帖再吧!”洛文彬表情淡淡的,语气不带一丝波动的拒绝了沈鸿轩的要求。

    虽然他表情淡然,但是沈鸿轩却知道洛文彬一定是生气了,只看他唤他“沈校尉”这一点就可以知道,以前洛文彬对他,可不是这样疏离的!

    面上即使再急切,但是没有得到主人的同意,沈鸿轩也不可能真的不要脸面的跟上去。看着洛府的马车疾驰离去,沈鸿轩站在原地目视着马车越走越远,在夜风中他的背影显得颇为凄凉和挫败,看起来竟有几分可怜。

    沈山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一脸深有感触同甘共苦的表情:“你也该习惯了,你未来岳父就是这个性格!想当年你父亲我,没少被他冻着,不过习惯以后就好了。你要是真担心洛家那丫头,明日一早就去洛府拜访呗。反正沈府洛府就隔一道墙,你过去也方便。”

    沈鸿轩听到其中几个字眼,眼睛里亮起了光芒,一下子就打起了精神,不再是之前那副焉了吧唧的模样,反而是眼珠一转像是想到什么好事一般露出了一个略带狡黠的微笑。

    “喂!你又给你儿子出什么坏主意呢?这一个个的都这么鬼精,都是你给带出来的,上梁不正下梁歪,你个当老/子的也不好好做个榜样。”沈夫人彪悍的一巴掌拍在沈山背上,一脸不满。

    不提这边沈家如何,单这边洛府。洛文彬洛夫人回府之后自然又是一阵混乱忙活,洛月汐刚刚用过晚膳正撤下晚餐呢,洛夫人就急急忙忙的冲了进来:“月汐,你没事吧?我听你落水了,真的是担心死我了!”

    “娘,我没事,不过是不心沾到了点水,哪里会怎么样?你看我现在,不就没事吗?”洛月汐看到她这一世的父母,每一次都会打从心底觉得温暖,他们是真的在用他们的一切来爱她、保护她。她很感激,并且也想同样的守护他们。

    因为从心底的珍惜着现在的父母们,洛月汐不愿意敷衍他们,再三保证了自己真的没事,也由他们请回来的御医就诊之后,她才返回自己的院休息。

    等沐浴完毕躺在床上时,洛月汐感觉到从双手上传来的刺痛已经缓解了许多,又感受着从丹田处升起的暖暖灵气,微微笑着打算入睡。

    就在此时,仿佛察觉到什么,洛月汐突的从床上跃了起来,拔出藏在枕下的匕首,洛月汐目光森冷警惕的望着纱帐外。

    而这时,纱帐外传来一声带着试探、犹豫和心的呼唤:“阿月,你睡了吗?”

    沈鸿轩目光灼灼的盯着她,语气有些紧张,“我听你落水了,我很担心你!而且我们已经很久没见了,所以、所以……”

    忍不住笑了出来,看着熟悉的好像一点变化也没有的沈鸿轩,洛月汐轻轻叹了口气,眼中深的化不开的神色淡了许多,她看向沈鸿轩,以之前的态度熟稔开口:“好了,我又没什么,你不必这么急着解释。”

    心虚的笑了笑,沈鸿轩目光从洛月汐穿着寝衣的身上一掠而过,视线根本就不敢停留,他脚下在地面上蹭了蹭,搓了搓手心里的冷汗,才抬起头来贪婪而仔细的看着洁白月光下洛月汐朦胧的轮廓和容貌:“我、我很担心你,夏日刚至不久,池水寒冷,你真的没事吗?”

    “不放心的话你走近看看,我真的没事!”眉眼间染上一丝无奈,洛月汐叹了口气。

    被洛月汐的话给惊到了,沈鸿轩呼吸变得急促了许多,充满了紧张,这话在白来当然算不得什么,但是现在是晚上啊。

    不过,他也知道这是自己想太多了,迎上洛月汐干净澄澈仿佛没有一丝杂质的眼眸,沈鸿轩仿佛被蛊惑一般脚步往前移动了两步,他站到了床边。

    低下头就是洛月汐仰起的白皙精致的脸,而鼻间萦绕着的也都是独属于少女的淡淡幽香,沈鸿轩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对了起来,好像在火烧一般全身都是热气。

    不对!

    他突然眼神一利,蹲下/身和洛月汐直视,眉头紧皱表情紧张:“我闻到了血腥味,阿月,你受伤了?”他低下头在少女身上环视一圈,循着嗅到的血腥味,他把视线停在了洛月汐的双手之上。

    一把握起洛月汐的右手,沈鸿轩的动作心而轻柔,生怕自己的动作会加大洛月汐的痛苦,他单膝跪在洛月汐面前,执起她的右手低头仔细的看着她手上的伤口。

    那一道被锋利刀刃划破的伤口在敷药包扎后已经比之前好了许多,只是伤口依旧锋利,沈鸿轩心疼的看着她手上的伤口,低声道:“你怎么会受伤的?为什么不包扎?”

    “原本包扎过的,只是我怕被父亲母亲发现,就拆了。”伤口已经没有那么疼了,洛月汐不甚在意的淡淡着,这一点痛苦算什么呢?不过是一两个口子,流了些鲜血罢了,又算得什么伤呢。

    当年为了抢一块过期的方便面,她和人打架时可是断了一根手指也不过随便包扎一下呢。

    沈鸿轩倒吸了一口气,声音里满是疼惜,又痛又怜,好像这伤口是在他自己身上一样:“你怎么这么不在意啊!阿月,我走之前不是过吗?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啊。”

    从怀中掏出伤药和一卷绷带来,沈鸿轩动作熟练心的替洛月汐包扎伤口,他的动作十分灵巧,很快便把两只手都包扎好了。

    等沈鸿轩抬起头时,就和洛月汐闪烁着些许茫然的眼神对视上了,他看到她眼中的茫然、难过悲伤和无措,心里忍不住也泛起不安来:“阿月,你怎么了?”

    眨了眨眼睛,被沈鸿轩的话唤回了神智,洛月汐掩饰的笑了笑,眼神柔和的看着沈鸿轩:“你怎么会随身带着伤药和绷带的?”

    “诶?”沈鸿轩扬了扬眉,嘴角咧开露出一个微笑来,得意道,“是我在西荒养成的习惯,因为总有士兵会受伤,所以我都随身带着伤药和绷带的,这习惯一时半会儿也改不了,没有想到今就正好用上了。”

    月凉如水,夜色已醉。

    在万物静籁的时候,无人看到此时少年眼中愉悦高兴的眸光,他心翼翼的看着身前的女孩,珍惜到仿佛不知道该如何去碰触,眼睛里满满的都是缱绻温柔和害怕她不高兴的忐忑惊慌。

    他在她面前,好像突然就变成了一个傻子,连话的时候嘴巴里都打着结,心跳如鼓,整个人飘飘然好像走在云端,每一步都柔软得不真实。

    自己一个人傻笑发了好一会儿呆,沈鸿轩终回过神来,在心里唾弃了一下自己,沈鸿轩深刻反省自己刚才的傻缺表现,抬头时却见洛月汐正低头浅笑着注视着他,眸子里满是璀璨柔和的笑意。

    看到她的笑容,沈鸿轩心里满满涨涨的,觉得心里柔软至极软成了一滩水。真的,真的,好喜欢眼前这个人。

    “对了,我这次从西荒回来,有礼物要送给你!”沈鸿轩愣神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想起来自己冒险翻墙跳窗进来的目的。

    洛月汐眨了眨眼睛,眼中掠过一丝笑意,看着沈鸿轩献宝一般的从袖子里掏出来了……一条手链?

    洛月汐睁大了眼眸看着沈鸿轩拿出的那条链子,光太暗洛月汐看不清这条手链的颜色,但是却看得出这条链子上镶嵌着的“宝石”十分奇怪的形状,那是一个弯月一般指头大的宝石,零零散散的镶嵌在链子上,大概有十来个。

    触手摸过去,洛月汐竟感觉到从那“宝石”上传来的森冷的寒意和隐约带着血腥的蛮荒气息。

    “这是狼牙手链,西荒那里有一处风俗,如果真心祝愿一个人幸福安康,就用狼最锋利的两颗獠牙串成手链送给想要祝福的人,听到这个风俗的时候,我就想我一定要送你一条这样的狼牙手链。这根手链上,所有的狼牙都是来自头狼,每一匹头狼都是我这一年里亲手打猎杀死的!”

    “今,我终于能把这份礼物送给你了。”

    浮在水里,洛月汐不用攀着石头也能保持不下沉了。她抬起右手将贴在脸上的湿发拨弄到耳后,一头乌发全部湿透,十分凌乱披在身后浸在水中。

    缓了缓,恢复了些许体力后,洛月汐紧抓住池边用来做装饰的石头,右手一使力,就从水里跃了出来跳到了岸上。

    身上湿透的衣服全都黏在一起,重重的罩在身上,洛月汐趴在湖边,依旧重重喘息着,脸色也依旧苍白。

    而因为失血过多,她的意识也开始涣散起来。不过她知道现在可失去意识的时候,必须保持清醒。

    狠狠心,洛月汐握紧左手,指甲掐入之前被簪子刺破的伤口,原便血肉模糊一片的伤口,再次被穿刺,却已经没有鲜血再涌出来,但一阵刺痛却袭上心头。

    被这股刺痛刺激,洛月汐暂时清醒了意识。翻了个身,仰躺在湖边被晒得暖洋洋的草地上,身上有灼烈的阳光照射下来,让她觉得全身湿透寒战不断的身体也感觉到一些暖意。

    眯着眼适应了亮眼的金色阳光,洛月汐举起左手来,只见在她伤口狰狞的手心里,握着一团蓝色无形无状的火焰。

    握紧这火焰,洛月汐低声笑了起来,她找到了,在她的血扩散开来之后,受她气息感染,琉璃净火终于有了反应,而她也终于借此抓住了琉璃净火沉睡后的本体。

    平复了心情,洛月汐目光灼灼的看着掌心里无形无状没有反应的琉璃净火,她知道不管事情如何变故,她总算是抓住了属于自己的一根稻草。

    而现下,既然已经找到琉璃净火,最重要的自然就是收服它。洛月汐只是个普通的凡人,甚至在发现沈鸿轩是沈昭之前根本就不知道这里竟然是修真的世界,也从没听过有关于修真的事情,自然不会知道该怎么用修真的方法来收服这团生地养的异火。

    但是没关系,不知道修真的方法,却并不代表洛月汐就拿琉璃净火没办法只能空守宝山了。不能用修真者所谓的神识神念来和琉璃净火取得联系,那她就用人原始的方法,以血为契!

    人身体中精血的含量是有数的,是与每个人休戚的。洛月汐虽然没有接触过...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