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二十一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看到防盗章=订阅比例不够。真正的章节两后刷新哦⊙▽⊙

    是沈鸿轩, 听到这个声音,又听到“阿月”这个只有沈鸿轩才会喊的称呼,洛月汐瞬间明白过来纱帐外的人是谁。

    眼中的森冷寒意渐渐消失,洛月汐放下了心中的警惕悄无声息的将匕首放到了较为隐蔽的地方,然后才伸手拨开纱帐:“沈鸿轩?”

    “是我。”纱帐被掀开, 露出沈鸿轩忐忑不安的脸来, 他身后洛月汐闺房中的窗户只是被拢起没有真正关上, 显然之前沈鸿轩便是翻窗跳进来的。

    看了眼那窗户, 洛月汐坐到床边来,仰首看着站在床边两步远的沈鸿轩, 从窗户照射进来的月光朦胧而昏暗,看不清洛月汐眼中复杂深邃的神情。

    沈鸿轩目光灼灼的盯着她, 语气有些紧张,“我听你落水了,我很担心你!而且我们已经很久没见了,所以、所以……”

    忍不住笑了出来, 看着熟悉的好像一点变化也没有的沈鸿轩, 洛月汐轻轻叹了口气,眼中深的化不开的神色淡了许多, 她看向沈鸿轩,以之前的态度熟稔开口:“好了, 我又没什么, 你不必这么急着解释。”

    心虚的笑了笑, 沈鸿轩目光从洛月汐穿着寝衣的身上一掠而过, 视线根本就不敢停留,他脚下在地面上蹭了蹭,搓了搓手心里的冷汗,才抬起头来贪婪而仔细的看着洁白月光下洛月汐朦胧的轮廓和容貌:“我、我很担心你,夏日刚至不久,池水寒冷,你真的没事吗?”

    “不放心的话你走近看看,我真的没事!”眉眼间染上一丝无奈,洛月汐叹了口气。

    被洛月汐的话给惊到了,沈鸿轩呼吸变得急促了许多,充满了紧张,这话在白来当然算不得什么,但是现在是晚上啊。

    不过,他也知道这是自己想太多了,迎上洛月汐干净澄澈仿佛没有一丝杂质的眼眸,沈鸿轩仿佛被蛊惑一般脚步往前移动了两步,他站到了床边。

    低下头就是洛月汐仰起的白皙精致的脸,而鼻间萦绕着的也都是独属于少女的淡淡幽香,沈鸿轩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对了起来,好像在火烧一般全身都是热气。

    不对!

    他突然眼神一利,蹲下/身和洛月汐直视,眉头紧皱表情紧张:“我闻到了血腥味,阿月,你受伤了?”他低下头在少女身上环视一圈,循着嗅到的血腥味,他把视线停在了洛月汐的双手之上。

    一把握起洛月汐的右手,沈鸿轩的动作心而轻柔,生怕自己的动作会加大洛月汐的痛苦,他单膝跪在洛月汐面前,执起她的右手低头仔细的看着她手上的伤口。

    那一道被锋利刀刃划破的伤口在敷药包扎后已经比之前好了许多,只是伤口依旧锋利,沈鸿轩心疼的看着她手上的伤口,低声道:“你怎么会受伤的?为什么不包扎?”

    “原本包扎过的,只是我怕被父亲母亲发现,就拆了。”伤口已经没有那么疼了,洛月汐不甚在意的淡淡着,这一点痛苦算什么呢?不过是一两个口子,流了些鲜血罢了,又算得什么伤呢。

    当年为了抢一块过期的方便面,她和人打架时可是断了一根手指也不过随便包扎一下呢。

    沈鸿轩倒吸了一口气,声音里满是疼惜,又痛又怜,好像这伤口是在他自己身上一样:“你怎么这么不在意啊!阿月,我走之前不是过吗?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啊。”

    从怀中掏出伤药和一卷绷带来,沈鸿轩动作熟练心的替洛月汐包扎伤口,他的动作十分灵巧,很快便把两只手都包扎好了。

    等沈鸿轩抬起头时,就和洛月汐闪烁着些许茫然的眼神对视上了,他看到她眼中的茫然、难过悲伤和无措,心里忍不住也泛起不安来:“阿月,你怎么了?”

    眨了眨眼睛,被沈鸿轩的话唤回了神智,洛月汐掩饰的笑了笑,眼神柔和的看着沈鸿轩:“你怎么会随身带着伤药和绷带的?”

    “诶?”沈鸿轩扬了扬眉,嘴角咧开露出一个微笑来,得意道,“是我在西荒养成的习惯,因为总有士兵会受伤,所以我都随身带着伤药和绷带的,这习惯一时半会儿也改不了,没有想到今就正好用上了。”

    月凉如水,夜色已醉。

    在万物静籁的时候,无人看到此时少年眼中愉悦高兴的眸光,他心翼翼的看着身前的女孩,珍惜到仿佛不知道该如何去碰触,眼睛里满满的都是缱绻温柔和害怕她不高兴的忐忑惊慌。

    他在她面前,好像突然就变成了一个傻子,连话的时候嘴巴里都打着结,心跳如鼓,整个人飘飘然好像走在云端,每一步都柔软得不真实。

    自己一个人傻笑发了好一会儿呆,沈鸿轩终回过神来,在心里唾弃了一下自己,沈鸿轩深刻反省自己刚才的傻缺表现,抬头时却见洛月汐正低头浅笑着注视着他,眸子里满是璀璨柔和的笑意。

    看到她的笑容,沈鸿轩心里满满涨涨的,觉得心里柔软至极软成了一滩水。真的,真的,好喜欢眼前这个人。

    “对了,我这次从西荒回来,有礼物要送给你!”沈鸿轩愣神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想起来自己冒险翻墙跳窗进来的目的。

    洛月汐眨了眨眼睛,眼中掠过一丝笑意,看着沈鸿轩献宝一般的从袖子里掏出来了……一条手链?

    洛月汐睁大了眼眸看着沈鸿轩拿出的那条链子,光太暗洛月汐看不清这条手链的颜色,但是却看得出这条链子上镶嵌着的“宝石”十分奇怪的形状,那是一个弯月一般指头大的宝石,零零散散的镶嵌在链子上,大概有十来个。

    触手摸过去,洛月汐竟感觉到从那“宝石”上传来的森冷的寒意和隐约带着血腥的蛮荒气息。

    “这是狼牙手链,西荒那里有一处风俗,如果真心祝愿一个人幸福安康,就用狼最锋利的两颗獠牙串成手链送给想要祝福的人,听到这个风俗的时候,我就想我一定要送你一条这样的狼牙手链。这根手链上,所有的狼牙都是来自头狼,每一匹头狼都是我这一年里亲手打猎杀死的!”

    “今,我终于能把这份礼物送给你了。”

    洛月汐今年即将年满十五,距离她真正及笄还有三月时间。

    及笄在大燕象征着女子正式成人,不再是闺阁幼女,而是能够出嫁与丈夫组建新家庭的时候了。

    而在现代,十五岁可能只是刚刚初中毕业,还是十分青涩的年龄,别嫁人了,距离法定成年的年龄还有三年呢。

    是的,现代。或许是上辈子死后忘了喝孟婆汤,又或者是其他的什么原因,洛月汐是保留着上一世的所有记忆转世的。

    能够获得机会穿越此世,重生后的洛月汐不愿意去想上一世的任何事情。

    她已经能够接受这一世的身份,也对这一世的亲人抱有濡幕感情,真正的成为了大燕一名普通的世家贵女。

    洛月汐一直都做得很好,她完全摒弃掉前世,真正的作为古代仕女洛月汐在这个时空活下去。

    这是上垂帘才给了她一个新的人生,她可以有一个平淡简单,却踏实幸福的一生,洛月汐对此非常满意。

    对于这新的一生,她充满了感激,可谓是珍重万分。

    她有真心疼爱她的父母,有可以交心的挚友,也有两无猜的青梅竹马。

    也许是洛月汐性格寡淡不知进取,但是她真的没有什么穿越后作出一番大事业的理想,她只想平平安安的过完这一生。

    上辈子过得太苦太压抑,洛月汐已经没有力气折腾了。只想安安生生的活上一辈子,享受一下安稳平静。

    而这些对于相府嫡女、父母健在的洛月汐而言,是很简单、只要没有意外就可以实现的未来。

    偶尔她也曾想过,或许以后她也会如父母所期望的那样,嫁给两无猜的竹马为妻,成为一个合格的贵妇,拥有属于自己平常安稳的生活。

    不过这也只是偶尔想想罢了,虽然洛月汐并没有什么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梦想,对于古代的制度和环境也都接受良好,但她从来没有想过嫁给沈鸿轩。

    之于她,沈鸿轩是挚友,也是从一起长大分享秘密的弟弟。洛月汐前世已经成年,看着沈鸿轩长大,对他更多的是亲情。

    洛月汐身怀记忆转世,虽然沈鸿轩年龄比她大两岁,可她心智上却比沈鸿轩大了不止二十岁。无论如何也对产生不了什么少年慕艾的情怀,她对沈鸿轩是真的没有男女私情。

    只不过此时乃是古代,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洛父洛母为洛月汐定下婚约,万万没有洛月汐站出来反对的道理。

    虽然曾经努力劝过自己,沈鸿轩好歹是她看着长大的,心性人品没得,绝对是一个正人君子,他真的已经是一个极好的成亲对象了,总比盲婚哑嫁要好得多。

    但洛月汐还是觉得和一个自己从看到大的男子成亲非常尴尬,有一种亲人变丈夫的古怪感。但虽然心有不愿,洛月汐却并没有什么好办法拒绝这场婚事。

    她完全没有立场和理由。

    但如今情况却又是不同,如今于她而言,沈鸿轩不仅仅是两无猜、自定亲的竹马了,他还是一本“”的主角。

    洛月汐万万没想到,自己无波无澜的人生里会出现这样一个意外,就算和沈鸿轩的婚事会有波折,大体上也该是一片坦途的。

    沈鸿轩,她自定亲的青梅竹马,威敏侯府沈家的嫡长子,刚刚大胜蛮夷归来的少年将军,原来竟是这片地间气运所向的命之人。

    洛月汐上辈子过得很不好,朝不保夕,随时可能丧命,在生死大恐怖之间挣扎数年,最后还是难逃一死。重生到古代,她唯一的目标就是平平安安顺顺遂遂的过完这一生。

    非常平淡,也非常朴实的心愿,但这是洛月汐心中最向往的未来,她不允许任何人、任何事毁掉她这好不容易得来的新生。

    随着她即将及笄,沈鸿轩也将随着西征军回来,洛月汐本以为她该着手想着该怎么解除与沈鸿轩的婚约——沈洛两家联姻,只怕燕帝难安,这场婚约多半是可以解除的。

    而等和沈鸿轩解除婚约,她自然能继续过着平淡的安稳生活,但是她也没想到变故会来得这样快。

    因为近一年来沈昭在外领兵大败蛮族,做成了许多将士难以完成的伟业,甚至半个月前,沈鸿轩率军突入蛮夷王帐,近乎奇迹的杀死了蛮夷大王,并俘虏整个蛮夷王庭。

    消息传来时,上辈子遭逢大难之前也是迷的洛月汐听到这个消息后,就笑着在心里感叹了句:“这套路有点眼熟,好一个起/点男主式的奇迹。”

    当时她只是随口感叹,并没有真的在意。

    但是后来,她却听父亲提起,皇上有意要加封沈鸿轩为二品骠骑将军,又听沈鸿轩还没有字,所以亲自下旨赐了沈鸿轩一个字,昭。

    因是陛下赐字,即使不符合大燕取字的双字传统,但却仍旧十分尊贵。虽仅一个字,但这个字的分量却足够重,甚至可以是隆恩了。

    原本沈鸿轩的名字寓意也极好,鸿取自燕雀安知鸿鹄之志,轩字乃是出自轩辕黄帝。

    但是这个名字也不如昭这个字来得尊贵,什么是昭?日明也,是以为昭,明者为昭,次者为穆!

    沈昭沈昭,有了当今子赐下的这个名字,日后谁还记得沈鸿轩这个名字?只会以沈昭来称呼他。

    沈昭,洛姓的未婚妻,初始是个少年将军,出自侯府,曾西征大破蛮族,获得了邻国公主的青睐……

    这一连串的信息组合到一起,顿时就让洛月汐记起了上辈子在读大学之前的那个暑假看过的一本。

    那本主角是沈昭的正是她高考完的暑假看的。那本很长,足有两千章,她花了两个月的时间才看完。

    整个高三暑假,她都耗费在那本上了,所以虽然具体的故事情节她已经是想不起来,但是关于那本一些零碎片段,她在努力回忆后,还是能隐约记起一些。

    直到她确认这个世界果然是一本后,顿时觉得难以接受,不敢置信。

    原来她这新生只是一本,只是别人安排好的一场戏。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