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5.巨大的灰影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像是一盆水扑在了大火上,虽然并不能全部扑灭,却减缓了部分的火势。丝丝凉凉的感觉像一张网笼罩在了身上,凉气针一样密集地穿透皮肤,流进血管,覆于骨上,紧皱的眉头渐渐松开,连带着混沌的意识也慢慢回笼。

    项雅睁开了酸涩的眼睛,还有些模糊的视线落在了一头漆亮的长卷发上,“商清逸?”她的嗓子干哑到不行,撑着身体想起来却忽然察觉身上溜风,顿时一脸懵逼。

    掀开被子一角一看,全身光溜溜地只剩下了胖次,吓得卧槽一声裹紧被子,讲话都利索起来了,“怎么回事!”

    商清逸回过头,探身过来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两条细长的眉毛皱起。

    手下的皮肤还是很热,烧并没有退下来。

    她拿过旁边的矿泉水瓶,拧开盖子递到项雅的嘴边,轻声问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项雅愣愣地,紧紧裹着被子坐了起来,拿过矿泉水咕嘟咕嘟猛灌了几口,清凉的液体滑过食道,普通的水竟然让她产生了被治愈到的幸福感。

    视线瞥到旁边已经快见底的红星二锅头,项雅顿悟,“你用酒精帮我退烧的吗?”

    “没什么用。”商清逸神情淡淡地,唯有那对纠结的眉毛表明她现在的苦恼,“现在能起来吗,带你下去看看。”

    “大概……”项雅缩进被子里,大半张脸都被挡了起来,只露出一双水灵灵的眼睛,因为高烧眼周还带着红晕,看起来像极了一只无辜的兔子,“我先穿个衣服。”

    商清逸困惑地歪了歪头,搭在后背上的发丝顺势落在了胸前,弯弯绕绕地像个问号,“你有力气穿吗?”

    回应她的是一个突然从头顶罩下来的被子。

    虽然烧没退,但异能还是能用的。

    等到项雅费力地把衣服穿好后,商清逸扶着她下了楼。

    因为窗户都封上的缘故,大厅里一片昏暗,只有一个地方相较别处稍稍亮一点。占了几乎整面墙的那扇窗户原本是被金属封起来的,现在边缘处留出了只有脸大的圆形,透过玻璃可以看到外面的情况。

    宫辰和楚云两人挤在一起,凑在那一小片窗户前专注地看着外面,听到楼梯上传来的脚步声,两个人不约而同地回过了头,脸上都是一片严肃深沉的表情。

    “怎么了?”项雅顿住了脚步,心里隐隐有些不安。

    没有人回答她,商清逸指了指窗户,示意她先去看看。

    项雅趴在窗户上并不是很理解他们想让自己看什么,外面的风还在肆虐地刮着,窗外的能见度并不高,只能隐约看见建筑物的轮廓和大略的样貌,离得稍远些的就只能看到一片模糊的灰影了,甚至连是什么建筑都未必能分辨出来,看高度和模糊到看不出形状的灰影,大概是小山之类的。

    等等……

    项雅的脸色忽地沉重了起来。

    这里是郊区,哪来的山?

    附近全是田地和低矮的楼房、厂房,旁边那一片住宅区从这个窗户并不能看到,除此以外在这里视线所能及的范围内再没有稍高些的楼了。

    “那里……之前有建筑吗?”项雅艰难地吞咽着口水,呼吸也不自觉地变得急促了几分,之前稍稍降下的温度又回升了起来,鼻息喷在靠近的手背上,像蒸汽一般烫人。

    “没有,那里之前是一片田地。”宫辰的语气里满是烦躁和不知所措。

    这个世界已经超出了他们心中普通末世的范畴,变异的丧尸,奇怪的天气,还有现在这个不知道是什么的巨大灰影,一切都在往他们未知的方向发展,就好像,存心不给他们活路一样。

    “不能自己吓自己。”楚云有些疲惫地坐到了地上,大风对他也是有影响的,再加上多次起来查看修补门窗,现在又因为灰影心神不宁,早已经精疲力尽,“可能就是风沙卷成的,也不一定就是什么糟糕的东西。”

    没有人说话。

    大家都希望这只是错觉,实际什么也没有。

    项雅又看了一眼那个巨大灰影,在意识到那不会是楼房小山后她越来越觉得那像一只可怕的怪物。

    “像青蛙。”商清逸忽然开口,声音里还有种终于想起来的兴奋舒畅感。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说了,项雅再看过去的时候,那个灰影渐渐地往青蛙的形象上靠拢了,甚至她已经想象出了具体的样貌……

    青蛙颇有喜感的样子缓解了几分紧张的情绪,鉴于那个影子一动不动的,谁也不能确定那是不是活物,说不定真的只是错觉,尤其在接下来的两天里真的没有半点动静的时候,几个人都下意识地松了一口气。

    狂风一直持续着,但是相比第一天已经缓和了很多,随着风的缓和,大家的症状都有所减轻,半昏迷的几个人虽然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