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章 公子有请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侍卫们面面相觑,疑问:“姑娘这是干嘛?”

    “等人。”楚兰歌回答很干脆。

    “等谁?”

    “卓公子,等他歇息够了。”平平淡淡的话,不似无赖,胜似无赖。

    不闹,不吵。

    没打扰人,安安静静。

    谁敢说,她越矩?不就是占个角落嘛。

    侍卫们表情古怪。

    ……

    月下微风,时间渐渐流逝。

    楚兰歌依然恬淡安然。

    苑内有一个小厮匆匆出来,在侍卫跟前低声说了几句。

    侍卫中一人来到楚兰歌跟前,客气道:“姑娘,我家公子有请。”

    “多谢。”楚兰歌浅笑回道。

    厚厚云朵飘去,月芽儿冒出头。

    柔和的月光洒落屋檐上的琉璃瓦,映照透亮。

    楚兰歌随小厮走进了藏兰苑。

    苑内兰香郁郁,点点荧光,耀眼飞舞。

    不一会,踏上了院前台阶。

    屋檐下,小厮恭敬地退到一旁候着,让楚兰歌自己推门进去。

    楚兰歌在两扇朱门前,稍为停顿。很快又坦然了,抬起手臂按在微凉的门板,稍稍用点力气,吱呀一声,门就给推开了。

    偌大的屋子,仅点着一盏昏暗的油灯。

    正中间,摆着一个香炉,燃着香料,轻烟袅袅。

    梅花窗前,那人一袭水青长袍,侧身轻倚窗栏,俊秀神韵恰如月华中的海棠,傲然娇艳,风姿卓绝。此刻,他轻轻仰首,似眺望窗外夜空,也似在深思,今夜没有帷帽的轻纱阻挡,那半边银白面具折射着月光,依然迷离又飘忽,仿佛有层冰寒遮掩。

    骤然之间楚兰歌感觉陌生了。

    这个人,真是卓一澜吗?

    还是她曾经熟悉的那个战友吗?

    她从没见过他这样的一面!

    “来了。”他轻淡说着。

    楚兰歌收敛心神,轻迈进屋。

    小厮随即关上了门,屋内仅有他们二人。

    良久,谁都没开口。

    卓一澜身姿未动,在迷蒙的烛光之下,嘴角仿佛嚼着淡淡讥笑世人的弧度,轻柔嗓音溢出,道:“进来了,怎么不说?是不是觉得本公子很美,看呆了?”

    楚兰歌:“……”

    何来美么?

    她至今都不知道,他长成什么样!

    不过,他君子起来,风姿确实无人能及。当然,耍起流氓,一样没有人比得上啊,例如护城河畔遇见的那一天。

    “没关系,夜晚很长,你可以慢慢看。”卓一澜嗓音妖惑轻挑,抬起衣袖轻拂窗杆,无限风情尽显,如清风揽月,也如百成鲜花怒放,貌似见她不说话,他又轻轻扬起了精致如玉的下巴,幽幽道:“良辰美景,春宵苦短。傻瓜,还发什么呆啊……”

    他一直倚在窗前,如万古青松未动分毫。

    唯一的动作,是衣袖拂过窗杆。

    冷漠的姿态,轻挑的柔和话语。

    两种表现本不应一起存在,却偏偏诡异出来了。

    楚兰歌深深凝视他一眼。

    往前迈了数步,她恬然问:“卓公子,你很饿吗?”

    “嗯?”什么意思?

    很快,楚兰歌再接上了一句,感叹:“像我这种瘦弱的小身板,卓公子都能看得上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