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427.烟火人间(61)三合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烟火人间(61)

    因唯将饭盒拿起来, 回屋拧开看看,是粥。

    她愣了一下, 想来是秦岭送来的。将盖子盖好, 也容不得她多想, 看时间实在是不早了, 一点也不敢耽搁, 直接开车往机场去了。

    可这一路上她都觉得不安, 到底是哪里不安, 这会子有些心烦意乱, 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一路踩着油门到机场, 下来就往里跑,气还没喘匀了,就看见爸妈从里面出来了。

    爸妈好像还是老样子。总听别人说, 回去一次,发现父母老了一次,可在她这里,好像爸妈这些年就是这个样子。她笑着迎过去:“不是说了下周来嘛,都说了我没事。”

    林雨桐拍了拍闺女, 也没说话,“先回家,回家再说。”

    哦!

    瞧着爸妈这次来很严肃的样子, 难道是有什么事要办吗?

    一路上她也不敢说话, 不知道到底是出了什么事了。

    到家之后, 她才说:“不做早饭了, 要不我下去买点。”

    “不了。”林雨桐看了看桌上的饭盒,打开看了看,保温的,还热着呢。她就说,“你先吃,我跟你爸在路上吃过了。”

    因唯蹭过去吃饭,他爸去卧室了,从里面出来外套就脱了,而且顺手把屋里的空调给打开了。林雨桐转到闺女的房间,因唯的生活能力是不如因何的,因何能把家里收拾的利利索索的,不管什么时候进她的卧室,都是整齐的挑不出一点毛病。但相比,因唯就忙很多。她的衣服应该都是在洗衣店洗的,看拿回来的包装袋就知道了,这有些衣服从洗衣店取回来还没挂上去呢。被子呢,一般就是拉平整就算了。今儿可能走的急,被子都没拉平整,床头的书一摞一摞的,各种类型的都有。枕头上枕头下被窝里,都能翻出书来。林雨桐大概扫了一遍,专业课的书倒是没有,都是一些别的,像是营销学,广告学,包括一些产品推介范本。

    林雨桐皱了皱眉,四爷的担心是对的。这孩子现在是……现学现卖呢。

    要说如此好不好,不能说是不好。她明白自己的短板,她一直在给自己充电。比起别的孩子来,她的努力有目共睹。

    可正是如此,四爷才有了别的担心。

    因唯将早饭吃了,她爸就叫她:“跟我到书房来。”

    书房的门开着,林雨桐一边收拾屋子,一边听因唯说昨天的事。这孩子说的很详细,说完,就看着她爸。

    林雨桐拎着垃圾看了门出去扔了,垃圾桶就在楼梯间里。扔了垃圾出来,电梯‘咚’的一声,郝宁从里面出来。两人走了一个面对面,都愣了一下。

    郝宁正好说话,林雨桐摆摆手,朝屋里指了指。大门开着,四爷的声音从屋里传出来,“知道哪里错了吗?”

    因唯没有说话。

    林雨桐朝里指了指,朝郝宁再次摆手,示意她不要说话,也不要试图求情。

    这点郝宁明白,父亲训斥郝丰的时候,也从不叫自己和后妈多嘴。她跟着林雨桐走进去,没去客厅,而是去了隔着玄关的餐厅坐了。

    坐下之后都有五分钟,都没有听到因唯的说话声。郝宁就看林雨桐,她坐在边上就那么静静的坐着,一句也不催促。书房的方向静悄悄的,也听不到动静,显然,也没有催孩子的意思。

    郝宁就这么陪着等着,她不时的看一眼表,直到半个小时之后,才听见因唯说了一句:“我错了爸爸!”

    她狠狠的松了一口气,见林雨桐起身往客厅去,她也跟着过去。可却见林雨桐走到一半,又停下来,只坐在沙发上。

    她就朝书房看过去,从这里方向,能看见孩子的脚和小腿……这孩子竟是跪在地上了。

    她指着里面朝林雨桐瞪眼睛,林雨桐看着她,再次摇了摇头,然后指了指边上,叫她坐。她几乎是气哼哼的坐过去的。

    就听见因唯说:“他是军人,我猜到他今天回去之后马上要去执行要紧的任务,可却在昨天晚上给他制造麻烦……”别管里面有多少成见,只把这些成见放在心里,而完全没有把这些事放在心上,这说明自己在国家大事和自家的小事上,选择了侧重自己的小事。是的!他的任务是大事,是国事,自己的事情是小事。事情得分大小,得分轻重缓急,在这事上,自己不光错了,还大错特错了!“所以,我错了!”给自己送来了粥,他得五点起床。这要是上战场……因此,她跪的端端正正,脸上没有委屈的神色,在这事上,她真知道错了。

    郝宁在外面听的真切,脸上露出意外之色来。她是真没想到,他们的关注点是这个。这叫她不由的若有所思起来,扭脸再去看林雨桐的面色,见她脸上的神色松了一份,但肩膀还是紧绷的。这是还没完?

    “你起来说话。”四爷看着跪在下面的孩子,还是叫她起来了,“认识错误,站着跪着是一样的。”

    因唯看了她爸一眼,站起身来。但心里却在想着,除了这事,自己还有哪里做错了吗?

    四爷将从茶几上拿到的名片往前推了推:“……告诉我,既然心里不痛快,觉得不合适,当时又为什么收下人家这张名片……”

    啊?

    因唯抬起头来看向她爸,发现爸爸的表情比之刚才,也没松快多少。她就不由的不解起来:“……我……我……”

    “你当时没有办法推辞吗?”四爷这么问。

    不是的!要推辞肯定是能推辞的。

    那为什么没有推辞呢?

    因唯头上的汗都下来了,是啊!为什么呢?当时怎么想的,为什么要收下这张名片。

    四爷就说:“因为你心里松开了一条口子……你知道特权好用,你留下她,是心里想给自己留张底牌……”

    因唯张了张嘴,到底是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

    林雨桐在外面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人家给他一张那么要紧的名片,其实就是对这次失礼的一个补偿。可惜,她再是精明,到底是见识有限。明白了人家的很多意思,却没有看破对方给这张名片的深意。

    对方是想说,这次是我失礼的。我可以补偿给你,有麻烦我帮你处理。

    但这个处理,在双方没有交情的情况下,是能无限给你用的人情卡吗?不是!

    因唯还小,听过不少,但真正见识过的,却是有数的。这点便是没领会,也没关系。

    可在没领会对方的意思的情况下,人家给了这么一张东西,为什么不拒绝呢?她也觉得诱人,而咬下了这个饵!

    人都该是有底线的。尤其是商人。在利益场上打滚,若是掌握不好一个度,那你只能成为一个会赚钱的人,你的局限也只到这里。

    更可怕的是,尝到了特权带来的好处之后呢?你不停的向权利妥协,那还是你吗?

    跟体制里的人打交道在所难免,可度在哪里,得自己权衡。一旦在这种交往中,失去了自我,破了那条线,那你离完蛋就不远了。

    四爷的声音透着严厉:“……你在学校的事情,我知道。我一直看着,等着,看你能不能明白,等着你发现你自己的过失,可等到现在,我没有看到你回头,却朝着这条路越走越远。”

    因唯变的惶恐起来,头上真的有汗在往下掉。

    她爸却没有因此而缓和起来,“你给老师送礼,有几分是真心?有几分是功利?怎么?在学校尝到了用钱能买来的特权的好处,于是,觉得这是一条好路子,继续要走下去?”

    “爸,我错了!”因唯心里后怕了起来。是的!钱能买到权利,从古至今,钱和权的界限从来就没有分明过。一旦尝到了这种交易带来的好处,自己就会陷入其中无法自拔。而这种事情,最后的结局,商人永远是别想得到好处的。自己没有拒绝那张名片,事情的本身是小事情,可影射出来的,是自己的内心,心里有什么东西,它偏离了正确的方向。

    孩子说错了,四爷的语气就略微缓了缓,“当然了,这世上,我跟你妈没有给你做好榜样。”

    是说上中学的时候给班里买炉子买炭的事吧。

    “不是的……”那个是因为老师要求的,爸妈只是想叫她们过的舒服一点。至于请老师吃饭……是真的想问问老师的意见,还跟老师沟通家里若是请家教的话,她们的课程应该侧重于哪个方面。这些不是父母的错处。“是我的不对……我顾着生意,见老师考了绿灯,我就……我错了……”

    听见孩子的声音里透着惶恐,郝宁一眼又一眼的看林雨桐,见她还是坐在那里,脸上的表情好似松快了,但身上的紧绷劲并没有松下来。

    这两口子真是!这么大点的孩子,有如今的成就是多了不起的事,他们怎么这么指责。告诉孩子错了就好了,能有多少错处,叫他们抓住这么训斥。

    四爷的声音又从里面传来:“诚于中,形于外,故君子必慎其独也。这是《礼记·大学》里的话……”

    郝宁点头,这是说一个人如果内心真诚,那在外表是能看出来的。可是对孩子说这话又是什么意思呢?

    因唯却明白爸爸的意思,如果一个人内心真诚,在外面能看出来的话,那么一个人的内心不真诚,当然也是能从外表看出来的。自己精明外露,便是失了诚。自己对别人都没有诚意,如何能换来诚心呢?

    她不由的喃喃而语,“……巧诈不如拙诚……”

    林雨桐在外面这才狠狠的松了一口气,孩子念叨的这话她隐约听见了,那是《韩非子·说林上》上的话。精明巧诈只能是防御手段,保证你不受欺骗,不被欺负。但行事待人当以诚为先。若处处以此为准则,则落了下乘了。

    郝宁也一脸的恍然,这两口子训孩子,其实是告诉孩子:做人格局要大,胸怀要宽,位卑不能忘忧国,哪怕是商人,心里也该有国家大义的大局观;处世当不卑不亢,昂然自立,不依不附,独木亦可为林;做事当以诚为先,兢兢业业,踏踏实实,不偷奸耍滑,弄机巧之事。

    父亲在家里教导郝丰的时候也说过:人心的格局大了,心眼正了,能力够了,那他不管是干哪一行,都必然是会有卓然成就的人。

    书房里没有响动,郝宁就起身了,朝外走去。

    林雨桐起身相送,到了外面,郝宁这才低声道:“你们的意思我明白了。”

    姑娘家的脸皮薄,训斥孩子必是关着门训斥的。可今儿,林雨桐却叫自己听了个全场。想表达的意思已经表达清楚了。她就告辞:“原本也是不放心过来看看的,看着没事,我见两个人,今儿就回去了。”

    林雨桐没有挽留,只说了一声:“你等一下。”

    然后进屋,将桌子上的那张名片拿了,然后出来递给郝宁:“……把这个替我们转交一下。就说孩子不懂事,失礼了……”

    郝宁拿过来,点头笑了笑:“也好!”

    这一天,因唯都只吃了早上的那点粥。她在书房,站累了就坐在地上。他爸一天也没吃饭,就坐在书房陪她。

    林雨桐坐在沙发上,隔一会子朝里看一眼。

    因唯是个姑娘家,话重了,孩子的自尊心有时候是真受不了。怕这几锤子下去,把孩子打颓废了,心里也提着呢。

    等到晚上了,屋里也没开灯,就看着她坐在那里想。外面的霓虹都亮了,因唯才动了。她从地板上站起来,伸手开了灯。然后看着陪她坐了一天的爸爸:“我想把公司卖了。”她这么说,“我要回学校,念书!”突然发现,自己其实欠缺了很多。人说,书到用时方恨好,对于自己而言,真是如此。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总得有所取舍。钱这东西,只要有本钱,有能力,有眼光,什么时候也不缺赚钱的市场。况且,自己只是把现在的公司卖了,并不是不赚钱了。“我想拿卖了公司的钱做投资……钱交给别人打理,我自己要回学校去,做我当前最应该做的事情……”

    如果是深思熟虑之后的决定,四爷和林雨桐都不会反对。

    林雨桐就道:“想吃什么?我给你们做。”

    一句话打破了一天沉肃的气氛。

    因唯探头说了一句:“家里没菜了,楼下有超市,要不我去……”

    “我去吧,你跟你爸说话。”林雨桐拿了钥匙钱包就出门,回来的时候父女俩已经从书房出来,坐在外面的沙发上了,因唯还说着她的打算:“之前做给凤凰果源的网络广告,就是我一个同学做的,四眼的技术很好,我想投资他们……好像他们现在想做网络游戏还是什么,开展的业务很多,我想投这一块,短期内可以不会有收益,但从长远看……我觉得还成……当然,我不可能把钱全投到这里面,对这一行,我有心理准备,三五年甚至更长的时间,都得亏本经营。我今年先投一部分,另一大部分我会分开投给一些国内的小服装品牌。这一行短期内还比较看好,用这一部分的收益,我打算反哺游戏平台……”

    之前的事就像是一阵风吹过了,气氛正好。

    林雨桐不得不说,这孩子身上是有某种特质的。比如说决断,既然决定了,就干脆利索,毫不拖泥带水。

    因唯要卖公司,四爷和林雨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